北海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直播我的女巫生涯 第一百三十七章 摩托和火车的重逢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9:59 编辑:笔名

直播我的女巫生涯 第一百三十七章 摩托和火车的重逢

“凯尔,你再不用力我的手就废了!”

弗雷杰面色涨红,胳膊上青筋暴露,双腿比平时胀大了一倍,在拼尽全力,死死的抵抗着黑色巨型蚂蚁的推进。

同样面孔,但气质截然相反,面色平静不慌不乱的少年,神色中不见有丝毫慌乱,双指在飞快的上下挥动,一个银色的十字架陡然出现在空中。

当它出现的瞬间,黑色蚂蚁就像是感受到了危险一样,想要急速后退。

但弗雷杰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放过它!

银色十字架上,先看到的是一个脸色铁青的人脸。

接着才是他的全身,远远望去他所有的部位都同人类一样,只是全身的皮肤是深绿色,背后还长着绿色的透明断翅,浑身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

滴滴答答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让黑色蚂蚁慌乱的想要逃跑。

“晚了,还是乖乖当坐骑吧,说不定等我们走了,你还有机会活下来。”

弗雷杰孩子气的说着,也不介意面前生物的智商是否能够听懂他说的话。

“好了么?”

弗雷杰看凯尔的银色监狱都释放了出来,根本不担心这场比斗的胜负,如果出现的生物不是在这个地方产生了异变,在往常只不过是普通人一脚下去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银色监狱发动,十字架上绿色妖精的双瞳睁开,肉眼可见的光束就径直射向黑色蚂蚁。

就看见原本耀武扬威,凶狠异常的黑色巨型蚂蚁,慢慢的瑟缩颤抖,然后像是傀儡一般,巨大的复眼同样变成了绿色。

远远看去同那只绿妖精给人的感觉一模一样。

“本命巫术的威力还可以。”

弗雷杰语气淡淡的敷衍了一句。

凯尔也不生气。

两兄弟这样的相处模式似乎已经习以为常。

“不过,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我们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了这里,那群地下种族守护的漩涡眼,总该有一些好东西才对啊。”弗雷杰抽抽鼻子,把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继续说道:

“还有那些出现的学徒,一个个木愣愣的,问他什么也不知道,看起来就像是个傻子一样,这个地方可真怪异,看起来一点也不喜欢,早知道还不如直接偷跑进猎魔之地,不参与这档子事。”

“来都来了,不如看看吧,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之喜。”凯尔的本命巫术银色监狱,十字架上的绿妖精如同化作了纹身一样烙印在其上,转而释放出了一层透明的光罩,护住了他本人。

雨还在下。

但凯尔施施然走了出来,没有丝毫担心。

他虽然是巫师,没有弗雷杰那样强壮,但还是一个轻巧的翻身坐在了黑色巨型蚂蚁的上面。

“安安,他们好像已经驯服了那只大蚂蚁。”

应该的啊。

如果连正式巫师都搞不定一只放大版的蚂蚁也太搞笑了。

张安安他们正悠哉的坐在石洞里面,外面的大雨瓢泼,有着大蚯蚓的遮挡,对他们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看热闹不嫌事大:这又发展成为了喜剧片么,看起来也太搞笑了。那边的大蚂蚁看起来活脱脱就是一辆‘哈雷摩托车’,你们这边的蚯蚓,就像是只有一节的“火车”,看着就像是要闹着玩似的。】

你才闹着玩呢。

有本事你来蚯蚓嘴巴里面闹着玩试试。

还是变异的长满了牙齿的蚯蚓。

张安安对于这些只是喜欢看戏的人,很多时候,心底真的充满了一种看智障的感觉。

毕竟,这只蚯蚓以前也不知道吃的是什么,总是有一种臭烘烘的味道,在不断的飘散出来。

“我想知道的是那幅恶魔朝拜图,有更多关于它的消息么?”

地底天坑,还有着栩栩如生的壁画,张安安总觉得是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

“没有,地球上还在对直播上的画面进行着分析处理,很多细节在不断的进行推敲,能够推算出数量,已经是第一批觉醒虚能量工作者的功劳了。”

听到小蓝的回答,张安安也只好把疑问放在心底。

而另外一边,随着异界版巨型蚯蚓的不断移动,正在黑色蚂蚁上面的两个人也看到了。

“嘿,那是什么玩意?”

弗雷杰眼前尽是水花,看不清楚眼前隐隐约约不断清晰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还以为是我们路过的那片碎石山。”

现下看起来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凯尔没说说话,只是眼前随手一划拉,就出现了一片波光粼粼的镜子。

在下雨天,水镜术要比平时更容易形成。

刚开始光线还在不断地进行着调整,镜子上的内容在随着各处可见的水迹在进行着反射,直到凯尔再度进行调整以后,镜子上的画面才完全确定了下来。

“呵,竟然有人跟我们打着一样的主意。”

弗雷杰看着镜面上显示着蚯蚓的嘴里,还不时的有着人脸在里面出现,怎么能猜不到这是有人和他们一样想到了利用这些原土著生物,进行代步。

“他们倒是会挑选,那个大家伙正好还可以替他们挡挡雨。”

弗雷杰眉毛轻佻

,面上一派玩世不恭。

“我们去看看吧。说不定能找到有用的信息,这个地方总是感觉阴森森的,刚来就有东西想要贴在我们的身上,要不是我们有办法,恐怕结果就是变成那些不伦不类的家伙了。”

凯尔没有说话,看表情倒是赞同弗雷杰的看法。

黑色蚂蚁调转了头,同样朝着蚯蚓走去。

碰面有时候就是这样的简单。

当张安安看到雨幕中坐在黑色蚂蚁上面的两兄弟时,感觉都像是过去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从她离开卡德尔城堡到达索利达学院,一路上经历过的所有事情多历历在目,但是有很多东西都变得不一样了。

父亲阿道夫男爵的下落,兄长安东尼奥的安危,就连多娜,现在也只能待在西洛那里进行修养。好像曾经跟她有关的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同她在进行着剥离,如今除却身体,也就只有同样和她一样来自地球的小蓝在陪伴着她。

琪琪很是开心的看到了又一批人,她观念中似乎不担心会碰到,总是热情洋溢的同进来的巫师学徒打交道。

“嘿,你们好啊。”

琪琪探出头、挥舞着手臂大声的喊道。

嗨,两个少年,好久不见。

张安安面色复杂的看着这场重逢。

湖北牛皮癣医院
重庆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临汾治疗妇科医院
湖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重庆治疗睾丸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