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团结乡某果园丰收经营者被出局

发布时间:2019-09-13 20:47:37 编辑:笔名

团结乡某果园丰收 经营者被出局

红梨枝头硕果累累,眼看就要丰收,没想到此时却扯出一场经济纠纷。

山东男子袁江涛流下了伤心的泪水,他称自己的果园在这节骨眼上被老板收回,农用车辆被扣,损失50万元,老板还要对几年来的账目进行清查,“说我倒差他们的钱,天理何在呀?”而果园的承包老板则表示,袁江涛属于自己聘请的员工,完全就是昏说乱讲,由于他存在严重的经济问题,目前公司正在进行账目清理。

经营者:50万投资打水漂 还说我欠钱

袁江涛告诉,自己来昆打工多年,2009年得知昆明市科技培训中心有个位于团结乡的红梨园亏损严重,就通过朋友认识了当时在培训中心当书记的孙某。之后,由孙某出面承包了红梨园,合同期10年。“由于孙某家中有事情,梨园完全就是我在经营管理。同时孙某还与我签订了一份授权委托书,我是全权代理人。同时,我们两人还签订了一份协议书,无论亏盈与否,每年都得上交利润2万元。”

袁江涛称,他聘请了10多名工人,对梨园水管进行了改造,并且购买了两辆手扶拖拉机,一辆柴油三轮车,一辆汽油三轮车和大量的物品。第一年经验不足,梨园严重亏损,他只好将自己的越野车抵押给朋友。2011年1月,他找到孙某说先付5000元,差15000元明年一起交,孙也同意了。同年12月19日,他付给孙某35000元,两年的承包费分文不少的交清了。两年半时间以来,梨园投资近50万元。

然而今年8月6日下午,“孙某在没有清理我购买的物品以及投资的情况下,强行接管红梨园。”袁江涛伤心地说,今年光红梨销售完后利润至少在60万元以上。“孙某还要对着几年来的账目进行清查,还说我倒差他们的钱,天理何在呀?”

承包方:他赚的钱都没分 还弄虚作假

在团结乡的红梨示范园区里面,密密麻麻的红梨压弯了枝头。面对的采访,孙某说:“袁江涛只是公司聘请的员工。由于他存在严重的经济问题,我们正对其账目进行清查。”

孙某说,自己以前确实在昆明市科技培训中心当书记,2009年年底退休后她就从单位把这个梨园给承包下来了,并且和两个老战友一起成为股东。不巧的是自家姑娘要生孩子,她就聘请袁江涛到梨园来负责经营管理。梨园所有的经营管理和收入开支,他们三个股东从来也没有过问过。梨园的承包费用也确实是袁去交纳的。

孙某说,第一年袁称自己亏损了,第二年还是亏损,第三年也就是今年,至少可以采收上百吨果子,但袁还是称自己要亏损,他们三个股东决定收回梨园并清查账目。谁知不查不知道,发现袁江涛弄虚作假,重复记账,很多卖梨的收入不入账。“两年下来他至少赚了50万元的纯利润,却没有分给任何一个股东。拖拉机等农用车辆都是股东出钱购买的,他完全是昏说乱讲。”

孙某解释,当时由于自己暂时不在梨园,才与袁江涛签订了授权委托书。至于每年上交两万元利润的事情,是她与袁之间的私人问题,“等把其账目清查完毕公司就会报警。”

“希望双方坐下来把账目理清”

是谁与昆明市科技培训中心签订的承包合同呢?真正的管理经营者又是谁呢?

昆明市科技培训中心的彭主任告诉,红梨园不对外承包,实行责、权、利的承包。当时孙某属于单位的退休职工,就以比较低的价格将这个梨园承包给她。梨园有100亩的样子,承包费以前是每年1万元,最后变成了每年7万元,价格是很低的。至于孙某又以什么样的方式承包给别人就不清楚了。

彭主任称,由于袁江涛没有到培训中心来备案,对其所谓的承包形式,培训中心是不认可的。袁江涛与孙某发生纠纷后,他也亲自到现场去协调过,主要是梨园的账目不清,出现了一些经济利益上的纠纷。

彭主任说,希望双方坐下来把账目理清,如果协调不了,可以走司法程序。

(田钿 夏德锐 可娅)


商城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登陆
微店怎么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