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是什么让我成了村里的法律顾问

发布时间:2019-08-23 22:52:34 编辑:笔名

我的挚友《民主与法制》伴我走过 0多年的历程,我的每一步都记载着它的光辉一页,是它培育我知法懂法。作为一位农民,我多年一直义务为农民和弱势群体排忧解难、提供帮助。我与《民主与法制》初相识,要从1984年信访回函说起。                     

早在1984年改革开放初期,一个乡办企业的负责人和本企业致残的员工发生了冲突。这位负责人在县、乡大有名气,仗着手握财政大权,经常大吃大喝请客送礼。对这个丧失劳动能力的员工不但不闻不问,甚至处处刁难,直至将这名员工逐出企业。这名伤残员工由此产生了轻生的念头,他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找到我,听他讲完后,我感到非常气愤,一名企业干部,对因公致残的员工如此不负责任,甚至加以迫害,这也太残忍了吧。我决定帮助他!过程并不顺利,我给他写的上访材料,从地方省、市、县一层层都被挡了下来,一年多过去了,几十封上访信都石沉大海。

无奈之下,我求助在上海工作的一位大伯,他建议我写信给《民主与法制》杂志,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我遵照大伯的建议,将信寄到民主与法制社,很快就收到《民主与法制》杂志编辑部的回信。当看到回信时,我和那位员工激动得紧紧抱在了一起,这是真的吗?我们不敢相信,可这又是事实,脑子和心里一片空白。

我们成功了!事情出现了转机,经过《民主与法制》的调查报道,县、乡主要领导对此事立即关注了起来,认真严肃查办处理此事。看望了这位伤残员工,并给他安置了适合的工作。从轻生的念头转为新生的希望。《民主与法制》就像闪电一样,划破了漆黑的夜空。从此《民主与法制》就变成了我的挚友。当1985年我拿到第一本《民主与法制》时,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爱不释手。数百家的刊物都在山花烂漫时,却唯独《民主与法制》它在丛中笑。

它变成了我的精神食粮,我如获至宝,开始认真阅读学习起来,从此获得了更多法律知识。说话有依据,遇事有底气,我开始向群众们推荐,当年全村订刊四十多份。我和村里人不断学习、探讨,我获得了本刊知识竞赛的 知音奖 和 《公民法律顾问》纪念奖 。村民有空就三五成群地来我家查阅、询问、探讨、学习。由于杂志刊载法律政策全面,解决了不少当时实际生产生活中遇到的难题。不知不觉,我成了《民主与法制》的代言人。但我始终记得 真言扶真理,仗义解冤情 ,对村民遇到的各种问题答疑解惑,所以我成了远近闻名的法制人,农民和弱势群体的贴心人。                 

前几年一家个体粮食收购点,将当地近百户农民一年收获的秋粮以打白条的方式收购入库,约定待出售后超出本地收购价给农民付款。老板多年向银行贷款,不知因何事,被关进了看守所,收粮点也被查封了,贴上了封条,并有警察看护。卖粮的农民听闻后聚集在门口焦急地打探消息。银行人员告诉他们这些粮食都归银行所有了。眼看一家家一年的高额收入泡汤了,来年种地的本钱都没了,村民们心急如焚。

一天凌晨,我的手机响起了,我在蒙眬中醒来,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你是王庆华吗,我们有急事想要找你咨询,希望你能帮助我们。 我开门一看一群人站在我家门口。灯光下,他们饱经风霜的脸庞上布满了皱纹,风尘仆仆。我被他们真诚、淳朴的样子打动。他们向我叙述了事情的经过,直到天亮。

得知银行就要拉走他们的粮食替老板顶账,我让他们选出代表,赶紧回去,有组织有纪律地揭下封条,按自己的条子装回自己的粮食,我拿着《民主与法制》刊载的中央政法会议重要精神给他们看,告诉他们银行与老板的债务纠纷和农民没有关系。最终属于农民的粮食顺利地回到农民手里。大家脸上露出了喜悦的神情。正是《民主与法制》为老百姓,谱写了最美的音符。                 

有一次,邻村刘某因病住进了医院,由于医院的过错,在医院死亡,尸体在医院停放了三天。死者家属几十人在医院等候处理。院方的几位领导声称不属于医院的责任,请来派出所几位民警 助阵 ,防止家属闹事。死者女儿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找到了我,请我为她讨回公道。我到现场一看,双方正在对峙,一边是几十位农民带着悲伤等待院方的处理;另一边是医院几位领导和公安民警,拒不承认医院有过错,不予赔偿的严肃面孔。我们双方由院长主持进行了一场答辩。院方代表副院长提出死者的死与医院无关,不属于医院责任,不给予赔偿。我代表死者家属,根据我多年对《民主与法制》的学习,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则向对方院领导提出了两个尖锐的问题:(一)患者刘某病情恶化,需要抢救时,护理病人的家属到处找主治大夫找不到,主治大夫擅自离岗,抢救不及时。并当场调取了监控,在众目睽睽之下院方无奈地承认了。(二)患者住院期间大夫开的药方,为什么指定要到院外的私人小药店去买,此类小药店有经营许可证吗?能确定药的真假以及是否过了有效期吗?农村合作医疗报销有依据吗?院方被问得哑口无言。

我随手将刊有文章《恢复医患信任 医院才有安全》的《民主与法制》杂志递给了院长,他们看完,向死者家属道歉并承认了错误,根据补偿标准给予了合理适当的赔偿。风波平息了,医患关系缓和了,大家都乐了。

乡亲们都说是《民主与法制》培育出我这个不收费的土法律顾问,他们现在已经离不开我了。我听完心里美滋滋的。 0多年来《民主与法制》伴随我走的路,值呀!

在《民主与法制》创刊40周年到来之际,虽然我已到了古稀之年,但我仍然会在它的陪伴下继续我的 法律顾问 之路,《民主与法制》这棵参天大树,包含着老一辈创刊者的心血和希望,以及我们老读者的美好回忆。希望《民主与法制》在奔向五十周年的路上再创辉煌!

白癜风如何预防
萍乡牛皮癣医院
漳州治妇科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