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竹苗

发布时间:2019-09-13 05:21:30 编辑:笔名
火毒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天空中没有一只飞禽。漫无边际的竹山上只有三凤跟她的大嫂凤秀在缓慢地、困乏地锄着草。说是竹山,确切一点是荒山,漫山遍野、齐人高的草被哟,避天盖日般从山脚一直连到山顶,真是名副其实的茫茫一片草山!刚种上的竹苗,好像害羞的小姑娘,全都藏到草被下面。因为这儿离村子太远了,带的水喝完了,喉咙仿佛要冒烟,活并不累,就是热,烧烤般地热。
一片又一片的荒地都种上了竹子,凤秀的眼前仿佛是连绵起伏的竹岭,被风一吹,一片片的竹子齐刷刷的倒向一边,竹林里竹叶的悉蔌声,竹枝敲打竹杆的哐啷声,演奏着和谐的竹子变奏曲。待风过后,竹子懒洋洋地伸直了腰身,一排排的竹子如列队般齐整整地排列着。
“要是这满山的竹子都是咱家的,那才好呢!”凤秀说。
“哥哥又没这么多本钱,何况,现在栽下去了,到时候是竹山还是荒山,谁也说不准呢!还是像我们现在这样的好,外地的老板,来我们这样的山旮旯,栽了这一大片竹苗,人生地不熟,肯定要找当地的人帮忙着管理哩!我们得的才现呢!”三风说。
“当然喽,像现在,我们两个在这里锄一天的草,只要太阳一下山,半张红牛就到手了。我们两个这样懒洋洋地干,少说也可以做个一头半月的。有钱攒的时候,我们得抓紧一点。现在是锄草被,等这些竹子长大了,老板又要叫我们砍竹子、背竹子,管理竹子,砍完了又种,种完了又砍,活儿多着呢,我们可以跟着这片竹山来吃喽!嘿嘿,好日子等着我们去过呢!”凤秀嫂子说。
“只是我总觉得不好,老板委托我们找人帮他锄这些草,而我们却推说找不到人,我总觉得有愧于老板的嘱托,但我更觉得无颜面对在家里闲着的这些姐妹,平时她们有什么好处肯定不会忘了我们。而现在,有活干了,我们却不告诉他们。锄草被,虽然可以攒点钱,但日晒雨淋的,辛苦活,如果村里的姐妹们一起来了,虽然是辛苦,可是有说有笑的,大家都有钱攒,多好啊!”三凤说。
“你这个死脑筋,你不想想,如果把村里的姑嫂妯娌都叫来,你还想做这么久吗?活早干完了,现在我们只能待在家里没事干,如果要找攒这么多钱的活,就只有上山背竹子、锯木筒、捡干柴,累死累活也不一定能攒这么多钱呢!”凤秀开导弟媳。
“长凤嫂子可不是这样的!”三凤说。
“攒钱要吃得苦,还要心狠,否则就甭想攒到钱了。你看看长凤大嫂,电站老板叫她找人担沙、劈路、清理水浚,她都叫大家一起去,这样,活当然很快就做完了,现在不是没事干了?她攒的钱始终有限?像我们这样,只有我们两个人干,为这满山的竹苗锄草的钱就紧箍箍地、实心实地地归到了我们的钱袋里,别人只有眼馋的份呢!”凤秀说着,仿佛手里攥着一大把钞票。
事情是这样的。
俗话说:要想富,先通路。国家出台公路要村村通的政策后,省公路局考虑到蓝田、茬下是粤赣相邻的一个交点,森林资源极为丰富,随便站在一个山头远望,一棵棵参天巨树莽莽苍苍,在山岭上绵延不断,里面蕴藏着多少木材资源哪!当然,山里还有当地的特产——香菇,还有大山带来的各种野味,山木耳、山杨梅、野荔枝、红蘑菇、山蜜糖……如果没有便利的交通,这里只能是一个死角,所有的这一切都只能搁在山里,永远也走不到市场上。加上这里曾是革命战争时期的老区,这里的人们曾经为革命战争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很快,一条五米多宽的双车道水泥公路,沿着山势盘旋而上,又沿着山势蜿蜒而下,贯穿了全部山头的村庄。山里人祖祖辈辈都在梦想着的水泥公路哟,长龙似的平整整地铺到了家门口!
山外的人不断到山里投资开发,有承包生产队时队里的果场的、有订合同分批砍伐山上的树木的、有开锯板厂、碎竹厂、松香厂的,更多的是找一个落差比较大的地方兴建发电站。因为蓝田座落在山坳里,四周都是巍峨的高山,高山里一年四季泉眼涌动,汇到蓝田后就形成了一条两三方水涌过的小河,而且一年四季长流不息,外面的人充分看中了这得天独厚的水利资源。路修好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兴建了五座水电站。
山里不断有山外的人来开厂、做电站,不断有人来找帮手,但都是些卖力气的辛苦活。村里的人也乐意去做,毕竟祖祖辈辈都是在山旮旯里走过来了,什么苦、什么罪没受过?只要能攒到钱,出点汗、花点力气算得什么?渐渐的,他们还发现这些山外人都很讲信用,只要为他们出力了,他们都会很及时地支付工钱。用村民的话说,就是钱很现。对比长年累月地在田地里苦啊累啊,还划算得多呢!何况田地里的活可前可后呢!所以村民都很喜欢为这些外地老板干活。经过一段时间的辛苦后,村民的荷包殷实了,生活滋润了,手头上还随时都多少有一点活动钱。这些外地人不但自己在山头里攒到了钱,还给山里人带来了好生活呢!
最早来这里投资的是肥佬刘老板。不知他是从哪里知道这里有一座集体时期公家的、废弃多年的发电站,由于管理不善,发电机经常出故障,一条三千多米长的水渠经常漏水、塌方。不久,这个发电站自动倒闭,全部工作人员自动解散,回家务农了。厂房里的发电机变成一堆庞大的废铁,安然地卧在厂房里,已经很多年了。
那天好热闹。
“修浚方喽!谁会去修浚方?五十块钱一天,谁得闲等一下到大门口集中,”吃完早饭,长凤大嫂从上街檐到下街檐,边走边喊。原来,是刘老板委托她找帮手,修理电站的水浚。
很快,大门口聚集了三十多个人,一律是三十岁到四十多岁的妇女。刘老板看了直摇头说,你叫这一大群妇女来,又不是绣花,可是要卖力气地辛苦活啊!长凤嫂子赶紧应道,刘老板放心放心,别看这一群妇女,干起活来可是跟风车转一样快,不信,你试一下就知道了。
管工把他们分成了几个组,担沙子的、扛水泥的、清理塌方的、粉刷浚面的,真不见得!山里的人比山外的人硬是吃得苦,干起活来,个个都是一把好手。三十多个妇女,忙乎了一个多月,一条三千多米长,两米多宽、两米多高的三面光水竣可以开闸放水啦。刘老板直竖起大拇指说,山里的妇女干活,我放心!这段时间,全村的妇女虽然很辛苦,但都满脸洋溢着笑容,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攒到了千把两千的钞票,在这个大山里,作为一个妇女,一个月的时间就攒到一两千块钱,这是自盘古开天地在大山里破天荒的事!后来又建了几座水电站,找劳力的时候都是由长凤大嫂牵的头,都是全村的女子兵一起出动,一起攒钱,大家好开心哪!因为攒了钱,大家的生活日渐地好了起来,这些日子,村子里的人可兴奋着呢!
可是,这次栽竹子的老板却叫凤秀大嫂去找劳力,她为自己能多攒一点,故意欺骗老板,说找到不人手呢!可是,在这里摸洋工,老板要是知道了,他会怎么说呢?所以凤秀大嫂嘴上虽然劝导三凤要开窍,可她的心也没底呢!正想着,山下来了一群人,他们是干什么呢?是不是也来锄草呢?如果不是,我该怎么回答他们呢!
“凤秀,这么早啊!”长凤大嫂背着锄头,走到了面前。
“你们怎么会知道有这个活做?”凤秀说。
“他说,他叫你们去找人又没找到,又见你们干得太慢,所以亲自到村子里找人来了,看不,全村的妇女都出来了!”长凤说。
“老板没有说什么来着?”凤秀问。
“没有啊,我说你是来了找我们,不过前几天我们确实忙,今天有时间,我们不就一起过来了。”长凤说。
“谢谢!谢谢!”凤秀说。
“凤秀啊!我们做什么事,要大家一起来做才好呢!我们尽心为老板做事,我们花了力气,出了汗水,得了人家的钱财,才心安呢!”长凤说。
凤秀大嫂充满感激地低下了头,心想,为什么我早就不这么想呢?真是太不应该了。抬头一看,漫山遍野的妇女干得正起劲呢!
一个中午过去了,方才还在耀武扬威的草被呀,全部被锄头连根锄掉,山坡的竹苗正昂首挺胸地次序排列。此时,刚好一阵风吹过,这些竹苗相互颔首致意,你看看,它们多么开心哪!

共 08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只有花了力气出了汗水得到的钱财,才令人心安。众志成城,勤劳致富,才是正确的取财之道。【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8-18 08:58:22 很有教育意义的故事,值得借鉴与学习。 联系QQ:1071086492冠心病心绞痛吃食物好
重度尿失禁怎么护理
小孩子积食怎么办
小孩流鼻血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