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弱智男奸杀智障女十年內三次故意殺人

发布时间:2019-11-18 01:54:00 编辑:笔名

  弱智男奸杀智障女 十年內三次故意殺亾

  路上發現智障女將其帶回家並性侵,在第二天送智障女回家时,因和智障女爭吵竟將其殺害。近日,江蘇省淮安市淮陰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對黃二鬆依法批准逮捕。

  精神發育輕度遲滯 十年內三次故意殺亾

  已經34歲的黃二鬆不僅大字不識一个,還有些愣頭愣腦,用村裡人的話说就是个二百五,所以一直沒娶上老婆。因頭腦有些問題,所以父親怕他外出打工惹事,隻讓他在家做飯、洗衣服。

  可怕事有事,2004年,黃二鬆家因與其二伯家發生土地糾紛,二伯砍了他家幾棵玉米,黃二鬆就持刀砍二伯,后被人鄰居家人制止。此案屬於犯罪未遂,黃二鬆以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剛出来不到一年,2009年12月,黃二鬆遇見一个女子(身份不詳)並帶回家准備一起生活,但當晚該女子離開了,黃二鬆懷疑是孫大軍(系黃二鬆堂姐夫)的唆使,便產生殺死孫大軍的念頭。

  次日凌晨5时許,黃二鬆持生鏽的菜刀至孫大軍家中,向孫大軍身上猛砍數刀,聲稱要殺死孫大軍,后被孫大軍及其家人制服。因為當事孫大軍穿的衣服較多,隻受了輕微傷。后因黃二鬆案發时具有部分刑事責任能力,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这次是他第三次殺人,並最終將人殺死……

  奸殺智障女 動機竟是其回家做飯

  2013年12月28日,黃二鬆一个人騎電動三輪車大姑家玩,當晚又到二姑的表妹家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上午騎三輪車回家,路過集鎮北面的橋时,看到智障女王梅(即被害人)一个人在橋邊晃蕩。黃二鬆一把王梅抱上車子,想帶回家做老婆。當天晚上黃二鬆的父親和弟弟務工回来,發現王梅不僅生活不能自理,連話都不太会说,就跟黃二鬆说痴子得送走。因天色已晚,吃過飯黃二鬆便留住王梅一宿,並三次奸淫了王梅。

  12月30日凌晨4时許,黃二鬆起床要送王梅回家,因為王梅沒吃早飯,他還拿了2个雞蛋和2个蘋果裝到王梅衣服口袋中。順着来时的路返回,王梅指路到一家門口,下車后黃二鬆就要走,但王梅拽着黃二鬆衣服不讓走,糾纏中王梅發病,撕黃二鬆衣服。

  此时,黃二鬆想着父親還要他回家做飯,情急之下就從口袋裡拿出系口袋用的布條,圍在王梅的脖子上,一直拽到女的軟得不動了。因怕被警察抓到,黃二鬆急忙開三輪車調頭回家。

  案發次日,黃二鬆即被抓獲歸案,其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在檢察官提審黃二鬆問其為什麼要殺被害人时,他说:“當时她不讓我走,我就想把她勒死掉的,不然我不好回家做飯……”

  智障家庭生活困難 無人照顧智障人員

  被害人王梅的丈夫叫沈強勝,家裡兄弟多又比較貧窮,沈強勝本人還從小就有一隻眼睛失明,因此一直沒有老婆。直到13年前,一个湖北人把王梅帶来,沈強勝花錢買下,但王梅頭腦發育不健全,生活不能自理,也不能與人交流。兩人曾生過一个兒子因養不起送給了別人,后来又生一个女兒,因為沈強勝要賺錢養家,王梅又無法帶孩子隻好放到其二哥家寄養,每月支付生活費。

  沈強勝每天起早貪黑到當地工廠上班,為多賺些錢,中午也不回家,妻子王梅早上吃過飯后就在村子周圍晃蕩,餓了便到垃圾站撿垃圾吃,有时她也会溜達到沈強勝所在的工廠,沈強勝就会給她拿些吃的。

  嫌疑人黃二鬆的父親因為從小家裡貧窮,也是用錢買来痴傻女人做老婆,並生下了兩个兒子,大兒子就是黃二鬆。黃二鬆頭腦不太好,沒法出去打工,隻能在家做飯,洗衣。二兒子頭腦好一些,勉強可以跟父親出去打工賺錢。因為家裡的情況,兄弟兩人都沒對象。2013年7月份,黃二鬆母親去世,對这个家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隻剩下年近70歲的父親獨自帶着兩个頭腦發育不正常的兒子勉強度日。

  農村智障群體權益保護 應引起政府重視

  修改后刑事訴訟法對無刑事責任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設施了強制醫療的法律程序,其目的是為一方面是保障了正常人再次免受其侵害,同时也保護了精神病人的合法權益。但是在當前農村,智障群體(痴呆人員)農村一般處於放任狀態。特別是女性智障群眾,因為其無性防衛能力,她们的權益更容易被一些不法分子侵害,智障女被拐賣、強奸的情形比較普遍,一些農村未婚大齡男性,也会將其從犯罪分子手中買下智障女作為妻子。

  據淮陰區檢察院偵查監督部門統計,2010年至2013年四年間,該院審查逮捕涉嫌強奸、拐賣婦女犯罪的有182人,其中強奸智障等特殊女性而被逮捕87人,佔該二類犯罪總數的47.8%。

  如本案的被害人王梅,因為經濟、家庭等的原因,疏於被照顧便在社会上流浪,就容易被男性侵害。不容忽視的是,男性痴呆人員犯罪也呈上升趨勢,而若他们得不到有效的監管就容易犯罪,就像本案的嫌疑人黃二鬆,竟有三次故意殺人行為被判處刑罰。此類現象一方面这和家人的疏於照顧不可分,而更為重要的原因是和政府及社会的保障機制不健全有關,我国並沒有系統的保障智障人士的制度和政策,在社会上也少有專門的收容、教育保護機構,如何保障智障人士以及流浪人員的生活,做好收容和幫扶工作是全社会需要關注的問題。

旅游趣闻
食材
交通事故